山西落马国土厅长:我老婆是个穷怕了的守财奴

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厅长李建功落马后,关于李建功妻子深更半夜用车转移账款的故事在山西官场疯传,人们对此半信半疑。

今年8月中旬,南都记者独家获得原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厅长李建功在接受纪检部门调查时他本人的悔过书(检查)。在这份悔过书中,李建功极为详细地描述了妻子借其厅长一职的影响力,疯狂敛财的过程,还披露了事发后,自己指导妻子转移赃款的详细过程。

去年11月6日,山西省纪委发布消息,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厅长李建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原因是李建功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涉嫌犯罪。

通报的措辞颇为严厉:“李建功身为党的领导干部,无视党纪国法,严重违纪违法,尤其在十八大以后仍不收敛、不收手,继续收受贿赂,且为逃避组织调查,转移赃款赃物,情节严重。”

2015年2月10日,李建功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线索及所涉款物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妻子是一个穷怕了的守财奴”

李建功在悔过书中自述——

他与其爱人是同村,小时候在农村一起长大,都是通过考学跳出农门。他们八十年代结婚后,聚少离多,他长期在外地工作,妻子在老家医院搞临床工作,既上夜班,又带孩子,吃了不少苦。后来李调回省城任职后,总觉得对她们母子亏欠,把已是主治医生、从事二十多年的医疗工作的妻子调到某机关。

“妻子是一个穷怕了的守财奴,刚参加工作,为了多挣加班费,春节我从外地回来,她都要多值两个夜班,平时省吃俭用,到现在卖垃圾也要和收破烂的斤斤计较。

我当厅长后,有人捧她,有人忽悠她,有人求她,有人给她花点小钱收买她,她迷失了方向;她仗着自己是厅长夫人的身份认识了地市国土局长,就给人家张口说事,为请托人承揽土地整理项目,为一些找上门来的干部调动、任用说情。

我有觉察,但没有严格去管她,认为她成不了大事,有我控着。她也需有个人际圈,不要一天老关注个我,懒得去管她。

久而久之,惯出了毛病,见有挣钱的机会就想捞一点。”

纪委对我立案调查期间,老婆还在为请托人打招呼揽生意

“她说集资期房能挣钱,我说个人名下有限制,就帮她办假身份证,她说银行姐妹找她揽储蓄,我就给机关规划征收处打招呼照顾存一点。

有我的支持和纵容,她的胆子越来越大。特别是今年以来,省纪委根据举报对我立案调查期间,我已是热锅上的蚂蚁,她还在为请托人打招呼揽生意。

取不义之财,投资入股经商。多少年来,我两口子一直就想在工资外挣点钱。多年前钱就投资买股炒股,后来就集资期房升值盈利,再到近几年投资入股,在××房地产与×××合作的某项目入股,另外在某花园等五处集资期房盈利。”

“一个节日下来总有几万、十几万或几十万不等的礼金收入”

李建功是怎么敛财的,悔过书透露,其受贿途径主要有三:

一是逢年过节收受礼金,业务上、经营上与国土部门有联系的开发商、老板、各市局局长、各有收费来源的事业单位领导,有想法提拔的干部,都少不了借过节拜访,少则几千元,多则上万元,一个节日下来总有几万、十几万或几十万不等的礼金收入。

二是干部任用中收礼。国土系统实行省厅下管一级领导班子的干部管理体制,干部任用、班子调整都由省厅党组研究决定,因此干部任用中少不了送礼金。

三是收受礼品。吃的、穿的、用的都有人送。这么多年,我几乎没有在市场上买过粮、面、油,也没有自掏腰包买过烟、酒、茶。有人收就有人送,上行下效,送的人也就得收,带坏了这支队伍的风气。

怕东窗事发,托老乡找北京硬关系

时下,李建功妻子深更半夜用车转移账款的故事在山西官场疯传疑。这事,李建功在悔过书中详述了事情的经过:

“2014年因纪委对我立案核查,我怕东窗事发,整日担惊受怕,知道我老乡×××在北京有硬关系,想找他帮我摆平事,我写了一段说明自己在山西是有功之厅长,不是恶人、坏人,在领导和群众中口碑很好的(的信)交给他。不久他来电话向我借钱,我知道是什么意思,我就从银行给他汇了款。”

中纪委谈话期间,我指导老婆用车转移赃款

“今年以来,我看到中央反腐的决心,看到一个个贪官的下场,中纪委专案组又多次找我谈话,我心急如焚,惶惶不可终日,白天上班心不在焉,晚上不能安然入睡。怕这些年积攒下来的不义之财被发现,就把别人送了的钱没办成事的、怕举报的赶快退了。

把(家里)剩余的钱从各个角落里清理出来,并告诉老婆能拿出去的全部清理,然后装箱打包,利用夜深人静之时,装在自家车上,约好(朋友)×××在外边等,不敢在自家院子里,怕熟人看见,跑到大街上找一僻静处,先下车看看周围没有监控,直到安全了才把箱子搬下来,装在×××车上,前后多次转给×××钱(赃款)。”

用煤矿矿主送的钱给儿子在北京买房

2009年8月和10月,李建功两次收受煤矿矿主×××送来的美元和银行存折。他想通过李解决该矿山增扩资源的遗留问题。后来李用银行存折中的钱,为儿子在北京购置了房产。

据李建功坦白:“儿子大学毕业留北京工作十多年了,也没有给他买一套合适的房子,长期租房居住,落不了户口,到现在工作调整了几年了,户口还在原单位集体户口上,去年32岁的儿子还没有成家娶妻,我不但没有真正关心他,还通过不正当的渠道给他解决住房,给他带来负面影响。

对儿子的教育和管理我失之于宽,没有起到严父的作用,我用贪来的钱为他买房子、居然让他知道和参与,真是太荒唐了。我是一个不负责任,甚至混账的父亲,不仅自己不廉洁犯罪还传导给儿子,对不起父母对我的教诲,是害了他们母子,是我亲手毁了一个好端端的家。”

采写:南都记者沈楠 见习记者李应厚

(原标题:山西落马国土厅长自述:我老婆是一个穷怕了的守财奴)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让百姓“死得起”需顶层设计

“死得起”是一项起码的权利,就像每个公民都有生存权一样。用国家公帑来补偿丧葬费用,应该成为一种必须。然而,长期以来,殡葬行业基本都属于地方民政部门的垄断行业,高度统一的监管权与经营权以及被诟病已久的政企不分问题,造就了殡葬业就是“暴利冠军”的传说。


股市大震荡暴露了哪些真问题

此次暴跌非一日之功。这是因为,全球市场就是开始了更年期。它这一轮年华确已衰老,动力欠缺,积弱已久。想要新生,尚未准备充分。而且谁愿承受蜕变之痛?偌大身躯,看上去还可撑过这个世代呢。谁能够承担变革之责?好好一番巨景幻象,维持好过动手,万一败了呢。


大学单纯校门相像倒也没什么

单纯地只是校门相像倒也没什么,这毕竟只是“面”上的东西,值得引起关注的,应该是我国高等院校“里子”层面的趋同。比方把你空降到某个大学城,不看招牌,你未必说得出身处哪个省份。又比如专业设置上“你有我有全都有”,办学理念上都要“创建一流大学”。


让《贞子》零票房就是爱国?

信息中,“5月12日”或者变成了其他日子,但没有一个是“12月13日”——真正的南京大屠杀纪念日——这是不可谅解的。可就是这样一条“垃圾”信息,却一直被大量转发,相信今后它还会被转发,即便2014年12月13日中国已举行了首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Posted in <a href="http://www.chrissyhinrichsphotography.com/category/ybty" rel="category tag">yobet体育app</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