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化警方全员上岗抗暴雨 9小时转移1300余人

■受持续暴雨影响,广州从化中山大学南方学院山泥倾泻,校内地面坍塌。图为学校发生山体滑坡,碎石滚落到路面。 新快报记者 孙毅/摄
■受持续暴雨影响,广州从化中山大学南方学院山泥倾泻,校内地面坍塌。图为学校发生山体滑坡,碎石滚落到路面。 新快报记者 孙毅/摄

5月23日,从化市突遭60多年来最强的暴雨,从化警队1000多名警力迎来了一次大考。面对突如其来灾情,从化全体民警迅速取消所有外出休假,全警上岗集结投入救援。自23日上午9时许便投入救灾工作,直到24日凌晨4时,从化警队协助灾区群众安全转移1300余人。

一大早110就已经被打爆

“我的车抛锚了”、“我的货物来不及搬了”、“我被困在水里面了”……从5月23日早上开始,从化市110指挥大厅变得异常忙碌,群众求助警情已经打爆了110接警电话。同样在当天早上,从化市公安局指挥中心下达了“全体民警取消休假,立即返回单位备勤”的调警指令。

“强光电筒正常”、“警用雨衣配备”、“警用水鞋配备”……随着汇报装备到位的声音响起,第一批参与抢险工作的200名警力已在清晨紧急集结完毕出发。

在洪水来临前的早上9时30分,温泉派出所的民警就开始通知温泉牌坊附近市场的档口立即转移。10时多,洪水突然涨高,温泉派出所又立即协调到皮划艇,将被困的100多名村民安全转移了出来。

扎进四五米深的水中救人

暴雨继续,流溪河的水位暴涨。下午1时30分许, 110指挥中心的一条报警信息下达到了新城派出所:有群众发现一辆小车由于刹车不及,冲进了流溪河大桥桥底的积水中,目前该车进退不得,未知是否有人员遇险。

2名民警迅速赶赴现场,此时流溪河桥底过桥隧道已经完全被洪水淹没,一辆黑色的小车仅露出车窗以上的部分,在奔流的洪水中晃动。看到河水仍然在迅速上涨,民警蔡文区不及多想,蹚着齐腰深的洪水到小车旁边,最终确认车内没有人员被困。

下午5时30分,江埔街和睦村中一家五金厂内18人被困,被困人员全都站在车顶上面等待救援。此时,河水暴涨,水流湍急,民警放下救生艇前往。而在岸上,十几个民警将绳索绑在皮筏上,一齐用力拽住,防止皮筏被冲跑。最终,18名被困人员获救。

夜幕降临了,晚6时30分,温泉派出所接警,有一名青年不慎落入温泉镇的水池中,水池中蓄满了四五米深的水,2名处警民警黄毅勋、利灿基到场后丝毫没有犹豫,一头扎进水池中搜索。

救援后民警晕倒在派出所

从化中心城区也未能幸免,街口地区各个路段发生不同程度的水浸,部分地区水浸严重。从化市公安局晚6时44分通过官方微博提醒市民:现在市政人员开启了沙井盖排水,提醒家里小孩尤其不要出外!

晚上8时,市区城内派出所社区民警何炳泉穿着拖鞋,拿着手电,在所属多个楼盘内挨家挨户地通知住户,让他们一定要住到高层的卧室中,车库内的车一定要开到安全的地方。何炳泉住在从化村子里的老父亲给他打来电话,告诉他家里的家禽都没了,他告诉父亲:“你今晚住到楼上去,家禽没了我给你买。”到晚上12点,何炳泉所在的辖区每一户住户都收到了通知。

深夜的救援难度变大,很多救援民警手机没有信号,有些对讲机浸水后也不能使用。晚9时50分,江埔街凤院村周围一片泽国,准备进村的船和另一艘冲锋舟相遇,船上有送进去的晚餐,冲锋舟上的民警就在一片洪水中冒着雨开始特殊的晚餐。

工作到凌晨4时30分,救援接近尾声,确保了所救援辖区村民安全后,江浦派出所民警沈楚锋回到派出所,直接晕倒在地。

救援故事

1

温泉镇灌村派出所民警谭鉴森:

将老人举过头顶

抬出2米深的洪水区

23日上午10时许,温泉镇石南村雨水不断涌进来,村东北横档队水深达1米多。温泉镇灌村派出所接报,在横档队紧邻河边的一间瓦房内,一对70多岁的老夫妇被困家中,其中阿婆体弱多病。

灌村派出所5位民警立即赶到现场,却发现被困村民的瓦房距离安全地带有100多米远,中间全是水流湍急的洪水。

“我们都是临时被通知救援,从家中赶去,连雨衣都没带,但我们会水。”民警谭鉴森回忆,狂风暴雨中,没有任何防雨、防洪装备的几名民警赤脚拖着一个木排,“游”到老人被困的瓦房。

木排很小,一次仅能运一个老人。老伯先上了木排,5名民警推着木排“返程”。途中,水流太急,木排几度控制不住被掀翻。5位民警将老人举过头顶继续前进。谭鉴森说,“我们要让老伯稳一些,5个人大声喊‘一、二’的口号,使步伐一致。”

老伯安全后,民警发现原路水深已经超过2米,这次他们游向瓦房。为了防止意外,民警在途中还用绳索死死拴着一根灯柱和一棵荔枝树,以形成救援生命线。2名民警冲进瓦房将瘫坐在阁楼里的阿婆抱起,扶着绳索将阿婆托起运抵安全地带。

5名民警在横档队花了一个多小时才把这对老人救出来,而他们也在水中浸泡了一个多小时。

2

从化特警中队邓志城:

抬起300斤重快艇

从底部把队员拽出来

23日晚7时,特警中队的3名警员邓志城、邓子夫和李华勇来到已全面停水停电的江埔街凤院村救援。彼时,凤院小学对面区域全是急流暗涌,一户村民十余人被困。特警队员的快艇开去营救,十余人全部上艇后,由于动力不足,快艇被横过来的急流直接冲下下游,幸好被荔枝树卡住。一名特警队员跳下水中,用力把艇死死地绑在荔枝树上。特警下水1个多小时后,众人等来了前来救援的皮筏艇。

群众上岸后,3名特警队员感觉快艇动力可以支撑,继续搜寻。不料惊险再次发生。在一处2米多深的急流处,快艇撞倒了一部车顶淹没了的小四轮车挡风玻璃。“嘭”的一声,快艇被整体撞翻,3名特警队员落入水中。

生死之际,班长邓志城先将快艇的螺旋桨熄了火,然后大声呼喊着邓子夫、李华勇两人的名字。“李华勇在,但是邓子夫没有反应。”邓志城感觉邓子夫可能被快艇罩在了水下。过了一分多钟,邓子夫才探出头,虽然身体不能动弹,但是还大声喊:“城哥,我没事,就是头卡住了。”

邓志城和李华勇使出全力将300斤重的快艇抬出一点缝隙,拽出李华勇。3人死死抱住水流中的荔枝树。深夜11时许,广州支援而来的冲锋舟抵达,3人获救上岸。刚刚经历了生死一线的3人再次登上冲锋舟前往救援。

Posted in <a href="http://www.chrissyhinrichsphotography.com/category/ybgw" rel="category tag">yobet体育电竞综合平台</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