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人在北京多次搭档 “空降”山西后都升副部

1月18日,在山西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七次会议上,原任北京市委副秘书长邱水平当选山西省高院院长。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此前,邱水平已离开北京来到山西,由正厅级官员步入副省级官员序列。

忻州中院网等山西地方法院官网显示:1月11日下午,山西忻州中院召开党组会立即学习传达1月10日省高院干部大会上省委副书记黄晓薇同志重要讲话、省高院新任党组书记邱水平同志的要求和部署,并介绍了邱水平同志与省高院领导班子成员、各中级法院院长见面会的情况。

上述官方消息意味着,1月10日这一天,邱水平已以山西省高院党组书记的身份,出席活动。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邱水平此番入晋,遇到了自己的老搭档,山西省委常委、大同市委书记张吉福。

老搭档三次交接班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张吉福曾长期在北京市平谷区工作,历任平谷区区长、区委书记。2015年7月临危受命,离京入晋,出任大同市委书记。去年11月,在山西省委换届中,张吉福当选山西省委常委,跻身副省级。

张吉福在北京市平谷区工作、担任平谷区区长时,就是与邱水平搭班子,邱水平时任平谷区委书记。2013年3月,邱水平离开平谷调任北京市委副秘书长时,张吉福接任平谷区委书记一职。

值得一提的是,张吉福接替邱水平担任平谷区委书记这次职务调整,是两人的第三次交接班。

此前,2006年、2010年,张吉福曾先后接替邱水平,担任北京市投资促进局局长、平谷区长。

而且,在平谷区搭班子前,两人还曾在北京市投资促进局共事三年,邱水平时任北京市投资促进局局长,张吉福时任副局长。

邱水平在京“完成多次重大安保维稳任务”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走上山西省高院院长岗位,对于邱水平来说可谓干回老本行。

生于1962年6月、现年54岁周岁的邱水平,是法学科班出身,拥有北京大学法学专业硕士研究生学历,曾在北京大学法律系任教。因此,担任北京市平谷区委书记时,有媒体称呼他“教授区委书记”。

公开履历显示,毕业后,邱水平曾在北大工作7年,后4年他一直担任北京大学团委书记。

1995年,邱水平离开北大,到英国赫德福特大学做访问学者。一年后回国,任北京市朝阳区政府区长助理,自此踏入仕途。

在北京市朝阳区,邱水平工作了7年,曾任北京市朝阳区政府副区长兼北京商务中心区管委会主任。之后他在北京市投资促进局工作了3年,任党委副书记、局长;在平谷区工作了7年,先后担任区长、区委书记。2013年2月调任北京市委副秘书长,政法委常务副书记。

上述履历表明,邱水平仕途履历丰富,历经多岗,而且长期在区县基层工作。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在山西省高院全体干部大会上,素有“反腐女将”之称的山西省委副书记黄晓薇如此评价邱水平:政治素质高,大局意识强,有较扎实的法学理论素养。经过多岗位锻炼,熟悉经济和党务工作,思路清晰,视野开阔,有开拓创新精神。

黄晓薇还评价说:邱水平担任北京市委副秘书长、政法委副书记以来,圆满完成了多次重要活动的重大安保维稳任务;精心抓好了北京市司法体制改革,全力推动成立了全国首家知识产权法院;率先落实劳教制度改革;依法稳妥处置了一系列社会关注的热点、敏感事件;建立律师、专家等第三方力量参与矛盾化解机制;推动完善了轻刑快审、刑事速裁等一系列改革措施。

邱水平平谷往事

邱水平邱水平

邱水平2006年至2013年在北京市平谷区工作时,“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在平谷区两会等场合,多次采访过邱水平。

当年,邱水平对“政事儿”说的最多一句话就是:在北京各区县里,平谷是最后一个开通高速公路的地区,希望平谷不会成为北京最后一个开通地铁的地区。

当年,地处远郊的平谷区的交通问题,是邱水平等平谷区领导的心事。几乎每年的北京两会,平谷区代表团的一大讨论焦点就是呼吁地铁立项。邱水平离开平谷后,平谷区的轨道交通建设已提上日程,计划在两年内建成。

多名平谷区基层干部接受“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采访时表示,邱水平做事很有学者风格,有思路、有章法,能打破看起来僵化的局面。

一位曾在平谷区政府工作的官员对“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说,邱水平初到平谷时,面对的局面并不乐观,当年的平谷甚至称不上是“北京的平谷”,发展滞后,跟整个北京市的发展相脱节。邱水平曾提出“生态立区”思路,力推“五谷”建设,“就是要把平谷建成生态绿谷、京津商谷、绿能新谷、中国乐谷、幸福平谷,定位明确了,平谷的发展速度也加快了。比如平谷大桃、平谷桃花节,都是全北京的名牌。”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邱水平主政平谷时,平谷是第一个在北京市全面提出幸福城市建设的区县,此外也是改革“试水区”之一,公费医疗改革、聘任大学生村官等改革举措,一度走在北京前列。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王姝 校对:郭利琴


为何自行车在中国消失又复活

如果我们回归到政府“为人民服务”的本质,那么,一切服务于民众需求的行为其实都可以算是政府职能的延续。面对新兴事物,政府的第一反应不应该是警惕、排斥或者戒备,而是应该迅速分析其优缺点,然后扬长避短地将其融入整个社会运作体系之中,满足民众需求。


领导和领导为啥不一样?

有些领导倒是真爱读书,有些领导则有些叶公好龙,而且爱读书的领导和不爱读书的领导确实不同。

Posted in <a href="http://www.chrissyhinrichsphotography.com/category/ybsy" rel="category tag">yobet首页</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